Zum Inhalt springen


188bet滚球


NBA/罪不在IRVING,那么是谁把誉为「重建楷模」的塞尔提克推向悬崖?

塞尔提克重建成瘾?波士顿迎来大换血实属无奈
许多人未曾想到,所谓的「后James时代」东区四强的这场军备竞赛最终竟是暴龙笑到最后。Leonard空降多伦多,蛰伏已久的暴龙破费城,退公鹿,称霸东区之巅,后更一举击溃勇士王朝。
反观赛季之初,被各路专家一致看好的塞尔提克则显得稍许落寞:从众人无不交口称赞的重建楷模,到让掉半壁江山仍能硬扛骑士的青年近卫军,再到1-0领先联盟首位,惨遭横扫止步次轮的纸老虎,复兴之路并非坦途,回身已是陌路。
塞尔提克的噩梦并未随着系列赛结束而终止,缠绕了绿军一整个赛季的矛盾,伴随着自由市场的开启转瞬爆发。
Irving,Horford,Baynes以及Rozier相继离队,Walker,Kanter来投。
眼见Ainge布局六载功亏一篑,所幸塞尔提克及时止损,将球队尚能稳住在强队之列,莫非又是向死而生?
彼时在自由市场与选秀大会上春风得意的日子早已过去,小修小补,捡漏淘宝更适合此时的绿军。面对较上赛季更险恶的东区处境,目前的塞尔提克可谓是如履薄冰。
那么究竟是谁险些将志在复兴的塞尔提克推向深渊?
不得不扛责任的「球队一哥」:Irving
塞尔提克「沦落至此」,论及原因众说纷纭,而首当其冲自然是球队当家球星。以至于Irving在离队消息曝出后,便有塞尔提克球迷烧毁球衣的画面流出,矛头直指Irving。但如果非要论说Irving「罪状」,恐怕只能归咎于他的个人专属打法与尚未被认可的领袖气质了。
在Irving到来之前的塞尔提克是一支什么样子的队伍?三巨头时期的荣光与激情渐渐淡去,尽管球馆上空飘扬的17枚总冠军旗帜以及会让你血脉贲张,奈何有心无力。但重建之路在球员上下一心与管理层神机妙算下显得进展神速,自Stevens入主波​​士顿,东冠之旅从小Thomas再到双探花无不给人以希望。
强调执行力和防守纪律,主张团队至上,各司其职。
小Thomas时期受限于身体劣势(永远避不开的话题),但「四保一」在最大程度上帮助其做到了扬长避短;Irving、Hayward报销那一季,靠的是双探花初生之犊不怕虎,青年军将即战力表现极致。至于塞尔提克倒在James与骑士脚下的原因,普遍认为是缺乏真正巨星在生死时刻能够一锤定音。
于是球团找来了在James身边的夺冠功臣,具有杀手属性的骑士二当家状元Irving,但在诸多前缀之中你很难找到「领袖」字样,而这正是当时塞尔提克所欠缺的。一边是离开James庇佑渴望证明自己的中生代攻击型超控,另一边是兵强马壮,欲抢班夺权的分区冠军赛队伍,Irving与塞尔提克一拍即合,大事可成。
事实证明,篮球并不是单纯的算数与计算。
塞尔提克靠着策应中枢以及功能型球员(3D,防守工兵,乱战高手)的辅助体系依旧能在东区取得不错战绩,此时Irving的稳健单打与接管比赛的能力正是塞尔提克迫切需求的,问题在于他能否完美融入到塞尔提克的体系之中。
在一支团队至上的球队引入一位擅长于用单挑解决问题,而将串联组织作为第二选择的控卫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考验。
例行赛延长绝杀暴龙送其三连败,0.5秒上篮准绝杀溜马胜卡位战,塞尔提克需要的Irving都带来了,然后呢?个人助攻数篮板数生涯新高,偶尔将利刃封存转而予人玫瑰,Irving切身地努力尝试改变打法,去适应球队。
但「Irving赛季报销,球队跻身东决憾负抢七,Irving带队,球队东区第四止步次轮」的现实摆在面前,纵使有诸多因素可以淡化上述理由的客观性,但人们终究还是抓住了这点死死不放。
场上可圈可点,场下不尽人意。这是Irving留给绿衫军最后的记忆,或许命中注定Irving就与绿色血液无缘,要不怎会如此匆忙就分道扬镳?
而「领袖」二字将成为Irving心中挥之不去的痛,而他也只有在布鲁克林Durant尚未复出的这段时间里才有机会为自己正名。
我们静下心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果非得说是Irving将塞尔提克推向悬崖,那么又是谁把绿军带入风口浪尖?
Ainge和Stevens要扛什么锅?
谈及Ainge人们往往被他的两面性所左右,身为绿军名宿心系球队,「三顾频繁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令人敬佩不已;而在其位谋其政,涉及到让塞尔提克利益最大化方面,他却将资本家最冷血无情一面诠释得淋漓尽致。
诚然,得益于他的果断,绿军在「后三巨头时代」积蓄力量迅速度过重建期,一笔又一笔运作堪称业界典范。教科书式的大手笔和仿佛开了天眼模式的选秀使得塞尔提克先后达成重回东区第一和一边打东冠一边拿状元签这样的惊艳表现。
塞尔提克能够被一致认可为重建楷模,Ainge功不可没。但说到底「谋事在人,成事在天」,Ainge总有看走眼的时候。
Irving的打法与团队可能出现的不兼容问题,他一定预见到但没能充分重视;
在上赛季「一眉去哪儿」事件中塞尔提克方面表现得过于急功近利,进而忽视队内本已风声鹤唳处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那一阶段球队人心涣散之程度跟湖人有得比(由此可见,塞尔提克依旧能取得第四的成绩已十分难得);
引进Hayward,补强全明星级别锋线来应对当下自然是顺势而为,但天有不测风云,伤病无法避免,但阵容的合理性与弹性调配把控是否还在掌握之中?
除此之外的一点,则是Ainge的「高明手段」带来的后续影响:古有「千金市骨」,但Ainge似乎对此并不感冒。在小Thomas事件的处理上总归是塞尔提克失了情理,当球队、管理层一旦被贴上「冷血无情」的标签时,各路球星在深思熟虑后产生避之不及的类似抵触情绪并不奇怪。
与此同时,在Baynes事件的处理上塞尔提克也有失风度,资本家竟然在未在自由市场有所斩获之时便已经露出獠牙。
对待重建功臣,强忍失至亲之痛带伤征战的功勋尚且如此,又何况是外来户呢?当然,这一点更多地体现在Irving、Horford下定决心离队后,塞尔提克处于一个看上去被「极度嫌弃」的情形之下。球迷们体会到那种短暂出现的无人问津之感,进而引发反思。
绿军置于此等险境,手握生杀大权的Ainge责无旁贷,但提及少帅大家似乎又都会心存不解,以此来看他应是最不该被列出这份榜单之中的。
或许主帅的性格真的能够左右一支球队的气质。Stevens温文尔雅,有儒将之风,其风评口碑绝对是居于联盟前列的,在Irving离队之后他也是站出来为其发声并收拾残局的人。
那么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外界传言塞尔提克内部关系恶化始于Stevens帮助Hayward找状态引得其他球员不满。
但从职业素养角度来看此消息可笑至极。
一来,Stevens与Hayward师徒情深不难理解,毕竟大学时期的执教经历让少帅对其充满自信,眼见爱徒受困出手「干预」再合适不过,但明显外界将此进行了夸大报导。二来,Hayward作为3000万的重要引援于球队来说进行全力抢救确实无可厚非。
但身为教练,Stevens恐怕在处理球员关系方面没能更进一步,也是唯一可以找到的「罪状」了。最后总结一句,他是位好教练。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竞技体育,菜是原罪」,这在什么时代都是不变的真理。球队未能实现突破取得预期成绩,总得有人背锅。
Irving的能力未在支撑其在季后赛面对公鹿时力挽狂澜;Ainge在球队出现矛盾之初未采取应急措施诸如杀鸡儆猴等警示性运作;队内年轻人处于新秀红利期难免对3000万年薪的Hayward占据的资源心有不甘,抢班夺权之心一如骑士时的Irving;Stevens的平均主义与主张的团队文化到最后也没能感染所有人。
面对球队残阵进东决与阵容齐整早早回家钓鱼的严重落差,发人深思的早已不是单纯地停留在人的层面之上了。
一切仿佛在17-18赛季首战Hayward重重摔在地上那一刻,就注定了结局。天赋爆表的球队必然伴随着幸福的烦恼,尚未可知的天赋,绿衫军的复兴光芒以及再无以施展的宏图大业,全部在这场没有赢家的战争中戛然而止。
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开始瓦解的。
试想一下,如果塞尔提克能够再耐心一点,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

« NBA/湖人引援有B计画雷纳德不来将追求热火主控 – NBA/八块腹肌不见了,KUZMA练出了「一块腹肌」!这一个月来他的身材… »